香荚兰

☞久是穿肠毒💊
☞耀是刮骨钢🗡
aph主露中次朝耀通吃all耀✔
小英雄主轰出胜✔
脑洞狂魔万年不填
文渣心大想学画画
是只帅鸽♪
但是超凶der
请勿拍打
欢迎喂食

 

主题:车站

一个简短的练习↓

    王耀拎着行李包安静地站在站台上。时间突然变得很慢,而墙上的钟又仿佛走的比往常更快,行李也好像比来时沉上许多,就连自己平时抓握惯了的麻布拎手也变得格外的扎手。王耀一分一秒的挣扎着忍耐着煎熬着,他比往常更希望列车早点到来,却又担心列车真的早来许多,以至于等了很久之后他才想起来行李是可以放地上而不必一直拎着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站台上渐渐的挤满了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有些光鲜亮丽神色悠闲自得,有些形容憔悴满面忧愁,却都要等着同一列火车。小贩也不知从哪里冒出许多,他们流畅地在拥挤的人群中穿梭着,好像野猫爬树那般游刃有余,就像他们天生就能这样。他们大声吆喝着推销自己的货物,手里的篮子大多装着当地特产和便利的午饭,站台上也渐渐的充满了并不十分诱人的土豆味道。
    这味道却使得王耀更为沮丧了。他鼓起勇气抬头扫视了一眼四周。在俄罗斯的站台,金发自然随处可见,璀璨如日光的,枯黄如稻草的,亦或是华美如精心捶打出的金线的。然而并没有那种让人想到积雪与北极熊的非常柔软的金色。奇怪的形容,不过形容总是出自认识,认识总是出自生活,而生活总是糟糕的。王耀颓唐的想着。
    再糟糕的生活也是会继续进行的,正如晚点十分钟的火车也还是晃晃悠悠的开来了。夕阳下,满是尘土的火车头嗤嗤的吐着蒸汽缓慢的进站,邀功般展示着自己的辛苦,复杂的轴在刹车的作用下发出不堪重负的金属摩擦声,车轮渐渐的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了。攒动的人头更加踊跃的往车门靠拢,争先恐后的从狭窄的车门挤进不那么狭窄的车厢里去。站台上的人越来越少,零零星星的迟来的人也气喘吁吁的跑上了车。列车员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王耀一眼,欲言又止,最终关上了车门。车轮吱呀的转动了起来,于是火车又吐着蒸汽卖力的往下一站开去了。
    王耀没有动。
    他被有着一头像雪又像北极熊的柔软金发的人紧紧地抱住了。

2017-08-24  | 3  |  #露中
评论
热度(3)
 

© 香荚兰 | Powered by LOFTER